四川信托惊天巨雷,资金池全面逾期,窟窿200亿!总部大楼早已抵押!

6月11日是四川信托几个信托计划的最后兑付日。然而当晚投资者接到的却是无法兑付本息、产品无限期延期的通知。



6月12日,众多投资者集聚四川信托总部成都川信大厦37楼讨要说法,负责接待的四川信托监事会主席孔维文称,四川信托资金池业务目前遇到流动性问题,在考虑处置资产和引进战略投资者。



据与会投资者透露,孔总在会上称四川信托已经没有一分钱,5月份拆借了9亿元。连总部所在的川信大厦都早已抵押出去,资金窟窿高达200多亿元,涉及近8000多个投资人。




然而从今年5月至出事前6月11日,本应及时解决问题的四川信托依然在不断发新产品,9个项目27期共募集到14亿6840万元,最惨的应该是这9个项目的新投资者。



6月11日出事当天依然成功发行7830万元




此前四川信托早已负面缠身,一方面是实际控制人“宏达系”掌门人刘沧龙(汉龙集团刘汉的堂兄)曾经因涉及一些不可说事件失联20个月;另一方面,四川信托与此前被接管的安信信托存在股权关系和密切的项目合作关系,而安信信托实际控制人高天国6月5日刚刚以涉嫌违法发放贷款罪被上海市公安局刑拘,信托行业唯二出大事的两家公司连续出事,很难不被外界联想中间的关系。


5月11日,市场曾有消息称,“四川信托即将被监管部门接管,停止所有资金池业务,高管个人护照全部上缴。资金池业务上周已经停止募集。”但四川信托连夜发表声明称是造谣。



据此后《财新》、《中国经营报》多家财经媒体报道——


  • 四川信托公章已被监管部门收走

  • 蓝光发展原副总裁王万峰入职四川信托处理四川信托善后工作

  • 四川银保监局已对四川信托进行“贴身监管”,监管人员每天去该公司现场上班。



如果那些5月份依然相信四川信托的投资者对这些负面多点尊重,该多好。
在四川信托统统否认媒体报道后,不到一个月,这个惊天巨雷终于爆了。

此前据不完全统计,今年至4月上旬,信托业内违约项目高达38个(此资料无法一一核实,仅供参考)。昔日固定收益的老大哥,全国只发68张牌照的信托行业,出事频率看起来跟草根创业的P2P没有任何区别。




四川信托不平静的一年



想来2020年对于四川信托来说注定是不平静的一年。


5月29日,在北京产权交易所登出中铁八局拟将其持有四川信托0.4194%的股权全部转让,价格面议。披露信息从2020年05月29日起,到2020年11月24日止。中铁八局相关负责人表示:“出售股权主要是因为现在国资委要求清理非主业的参股投资,我们本身是工程类单位,主业是建筑。转让跟四川信托本身的业绩表现没有多大关系,只是我们内部要求。”




5月20日,有媒体报道称,蓝光发展原副总裁王万峰,已入职四川信托。“王万峰现在是党委书记,拟任董事长,已开会传达。”四川信托内部人士透露。王万峰入职之前,银保监方面(对四川信托)已深入监管。



四川信托5月11日晚23点42分在官网回应称:“今日,有别有用心者捏造并散播关于‘四川信托即将被接管,资金池业务全部停止’等不实信息,严重诋毁我公司声誉。为维护我公司合法权益,我公司郑重声明如下:第一,我公司经营管理工作一切正常,各项业务均有序开展;第二,对于前述不实言论,我公司已向有关部门举报,并将根据其对我公司造成的损害后果,追究其法律责任。”


其实,3月初,市场就有传闻称,四川银保监局已于2月最后一周暂停了四川信托所有TOT产品的备案与发行。这一措施以口头形式传达。


2019年11月下旬,四川银保监局结束对四川信托的交叉检查。所谓“交叉检查”即进驻各地信托公司的不是公司注册地的银监局,而是异地银监局,这样做的目的是为了防止出现“地方保护”。四川信托2019年年报显示,2019年10月至11月,银保监会检查组对公司开展了公司治理专项现场检查,并相应提出了整改意见。




四川信托自营资产信用风险加大



官网显示,四川信托经中国银监会批准、四川省工商行政管理局登记注册,于2010年11月28日正式成立。注册资本为35亿元。持股10%以上(含 10%)的股东分别为四川宏达(集团)有限公司、中海信托股份有限公司、四川宏达股份(2.160, -0.03, -1.37%)有限公司。其中,四川宏达(集团)有限公司与四川宏达股份有限公司的实际控制人同为刘沧龙。


通过四川信托2016年至2019年年报数据显示,四川信托净利润分别为12.7亿元、9.21亿元、7.4亿元、5.21亿元。在68家信托公司中,四川信托以5.21亿元的净利润位列第40名;人均净利润68.33万元,位列第55名。


值得注意的是,四川信托自营资产2019年年末的不良率达到22.21%,而年初不良率仅为4.82%,增加361%。自营资产信用风险发生较大的改变。




非标资金池清理最后的一根稻草



在打破刚兑的时代,没有打破刚兑的公司可能隐藏的问题更大,尤其是还没有打破刚兑的有非标资金池的民营的信托公司,监管对于非标资金池清理的要求可能是压垮他们的最后一根稻草。


TOT/TOF就是“信托中的信托”、“基金中的信托”,是一种专门投资信托产品的信托。目前,国内TOT/TOF的普遍操作模式是:由信托公司要约募资成立母信托产品,由母信托产品选择已成立的阳光私募信托计划进行投资配置,形成一个母信托产品投资多个子信托的信托组合产品。


信托“资金池”产品的显著特征有四个:滚动发行、集合运作、期限错配、分离定价。具体而言,滚动发行又可称为滚动发售、滚动募集,具体指资管产品非一次性募集完毕,而是通过分期发行或开放申购的方式在不同试点分别完成募集。分为借新还旧模式与滚动投资模式。分离定价是资管产品下的资金申购或赎回时未按照规定进行合理估值,脱离对应标的的资产实际收益率确定投资者的申购价格及赎回、到期时的水平。资金来源于资金运用没用明确一一对应;期限错配即短期资金投向长期资产。

“资金池”信托的危害在于,第一,形成影子银行;第二,在资金池风险暴露之前,发行主体往往通过资金池来隐匿不良资产,使资金池信托成为隐性刚兑的手段。


近年来,监管部门出台了多项针对“资金池”业务的监管规定。5月8日,银保监会发布的《信托公司资金信托管理暂行办法(征求意见稿)》中明确道,“信托公司应当做到每只资金信托单独设立、单独管理、单独建账、单独核算、单独清算,不得开展或者参与具有滚动发行、集合运作、分离定价特征的资金池业务。”


此前,监管层曾表示“制定信托公司资金池分步清理计划,把握好节奏和力度,到2020年底前存量业务原则上逐步清理完毕。”


最后送两个忠告:


1、中国财富管理行业产品趋势是从固定收益向净值型产品转移,此前无论是投资网贷/信托/私募,很多人都希望有一份放心的、无需管理的固定收益回报。然而时代变了,投资者需要主动拥抱风险,拥抱相对透明得多流动性更好的净值型产品,告别容易黑箱操作的固定收益产品,无论产品提供方是谁。
2、不要指望暴雷的公司能遵守承诺,暴雷后官方大多数发言都是有自身立场的可信度极低,一起线上线下合理合法施加压力维权才是正道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