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万人仍然每天活跃在“死”掉的ofo APP上:这已变成一个返利应用

根据极光大数据iAPP监测数据显示,ofo app的渗透率及DAU均虽然呈下降趋势,但截至7月月均DAU仍有22.7万。

           

           

           

7月30日消息,对于不少用户而言,如何从ofo要回自己的押金,这是个问题。据悉,ofo从官网、App、乃至公众号都切断了与外界的联系。其App上的机器人客服只会重复回复 “请您耐心等待”,拨打人工客服电话更是无法接通。

           

           

           

有人测算,目前有用户退押金的排名已超过1500万位,即使按99元最低押金金额计算,ofo的该项债务已近15亿元。有等待退款的用户调侃,2天退款90人,等排到自己还要572年,往前翻的话那会儿还是明朝。

           

           

           

虽然现在想要从ofo拿到退款比登天还难,但根据极光大数据iAPP监测数据显示,ofo app的渗透率及DAU均虽然呈下降趋势,但截至7月月均DAU仍有22.7万。

           

如果你进入ofo APP后,你会发现,除了一个扫码用车的图标后,其余都是各种购物的信息,比如接入了拼多多、京东专区,同时还有9.9特价等等,说它是一个返钱App一点都不为过。

           

事实上,ofo APP版本历史记录显示,其在2019年11月上线“天天返钱”功能,设置“购物返现”选项,用户同意后,押金被转为返钱余额,只有支付一定价格的商品后,才可提现。要想取回99元,至少要先花费上千元。

           

据说,购物返现曾为押金挤兑中的ofo换得一线生机。有媒体称,购物返现项目“小鹿有货”是ofo在2018年底数个新业务尝试中最成功的一次,实现盈利。

           

天眼查数据显示,截至7月25日,因未发现有可供执行的财产,ofo的运营主体——东峡大通的终本案件(指被执行人没有可供执行的财产,法院裁定终止本次执行程序)为227起,未执行标的总金额约为 5.09亿元。

           

也就是说,ofo在超过200多次法院调查中,名下均无银行存款、车辆、房产等财产可供支付,它彻底没钱了。

           

而一份北京市昌平区人民法院 2020年5月9日发布的执行裁定书则显示,其在2020年初对被执行人东峡大通予以线下查控及查找,未找到被执行人,也未能发现被执行人可供执行的财产。


分享: